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主仆二人

????颜良顾不上询问,先招呼他们一起将劫匪捆起来,又赶紧去看两个书生的伤势,刚才体力不支跪倒的那个,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颜良,将颜良看的浑身发毛。

????钱坤和虎子看住劫匪,颜良想要过去跟另一个书生将他扶起,刚一伸手,旁边的书生就拿着剑将颜良一指:“放肆!”

????颜良被他突然的变脸搞得莫名其妙,当下生气的说:“哎呦?刚才我为了救你们被劫匪围殴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放肆?怎么着,过河拆桥是吧?没关系,反正那几个劫匪我也没杀,一会就带过来松绑还给你们,你们再继续慢慢打!”

????跪倒的那个书生显然身份要高一些,先是小声对扶他的书生斥责了几句,又抱歉的对颜良说:“恩公莫要生气,我这书童平日里不是这样的,今天是被这些劫匪吓着了,所以戒备心重了些,还望恩公莫怪。”

????颜良刚听她开口,就觉得声音有些奇怪,虽然他故意压低了声线,可还是明显的能听出音色偏柔,音调偏高,不太像男人的声音,仔细看他容貌,眉如新月,唇红齿白,长相太过阴柔,再往下看,脖子那里没有突起,颜良又凑过去看了看她的耳垂,小巧圆润,在耳垂的中间,有个不起眼的小洞,细心的拿肉色膏状物堵上了,若不是因为皮肤太白,而那膏子偏黄,还真不易发觉,于是颜良断定,这俩人是女扮男装!

????由于此时太阳已经落下,只剩几丝余晖还能勉强照着,颜良没注意此时的自己为了观察清楚书生的耳朵,整个身子往前探着,呼吸已经快要喷到人家的脸颊上,书生许是碍于颜良是救命恩人的份上,没有点破他这委实有些暧昧的动作,只是耳根悄悄的就红了,颜良看清楚了,确认了自己的判断,才将脑袋收回去,笃定的说道:“你们是女子!”

????女子见颜良盯着自己打量了许久,此时已然识破了自己女子身份,也不再刻意遮掩,直接点点头承认了,然后似乎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,不知道颜良知道自己是女子以后,会是如何反应,心里不知怎的,竟有丝丝窃喜,旁边所谓的书童,见自家主子承认了,于是也没吱声,跟着默认了。

????谁知颜良见她承认,刷的一下跳了起来,指着她俩骂到:“真是胆大包天!也不看看这里什么地方,荒郊野岭的,也敢来这里瞎转,幸好今天你们是碰上了我这种爱管闲事的,不然落到那些劫匪手里,两个女子会是个什么下场?!我若是你们家人,定要狠狠揍你们一顿关在家里!”

????女子本来以为颜良识破自己女子身份,会更怜惜自己遭遇,接下来应是好好的柔声安慰,没想到竟然兜头就给自己一顿臭骂,也顾不得恩公不恩公了,张口反驳道:“怎么就许你能来,我们就来不得了?谁知道这里离着帝都这么近,竟会有劫匪窝子!再说了,我们身上也是有些功夫的,就是,就是……”

????说到这里,似乎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刚才苦苦支撑的狼狈样子,当时自己心里真的是绝望的,劫匪贪财,所以一开始注意力都在财物上,没有注意到自己二人的女子身份,若不是颜良及时赶到,等二人被劫匪抓了,自己的女子身份也就暴露了,后面会是什么下场……想到这里,女子后怕的打了个寒颤,于是也嘴硬不下去了,刚才受到的惊吓也一并爆发,委屈的瘪了瘪嘴,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。

????另一女子见她被颜良骂哭了,赶紧好生安慰道:“小姐莫哭,都怪奴婢无能,没能保护好小姐,这不怪你。”说完柳眉一竖,生气的对颜良说:“事已至此,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小姐本来就受了惊吓,你不仅不安慰,还这样骂她,你、你走开!”

????颜良也没想到刚刚还跟劫匪打来打去的女汉子,这会这么娇气,竟被自己两句话给骂哭了,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,毕竟是两个小女孩,遇到这种事,没当场吓哭就算不错了,而且还能临危不惧,跟劫匪周旋了这么久,自己确实有点过分,于是凑了过去,碰碰女子的胳膊说:“行了,我知道错了,你别哭了,我可是最见不得女子流眼泪,丑死了。”

????女子本来还在默默流泪,一听他竟说自己丑,哇的一声直接放声大哭起来,这下颜良赶紧闭嘴,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,也没注意到什么男女有别,手忙脚乱的在女子脸上胡乱的给她擦起了眼泪,几下就把女子娇嫩的皮肤擦得发红了,一旁自称奴婢的女子看不下去了,一把将颜良推开,自己从怀里摸出帕子,小心的将她脸上的泪痕轻轻拭去,慢慢的哄着,女子哭了一会,情绪才慢慢的平静下来,只低低的抽噎着。

????颜良又一次被嫌弃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赶紧转移了话题:“那个,天色已经不早了,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,不然万一劫匪还有其他同伙找来,咱们可没那么容易打发了。”

????女子闻言点点头,从地上站了起来,整理了自己的衣衫,颜良这才发现她的左手臂上竟然有几处刀伤,自己刚才在她右侧,所以没有看到,于是俯身从女子衣摆处撕了根布条,骇的女子往后一躲,另一自称奴婢的女子见他竟然撕主子的衣服,赶紧往前一步,挡在主子身前,喝到:“干什么!登徒子,别以为刚救了我们就能为所欲为,你可知道我家主子是谁?!”

????颜良看着她衷心护主的样子,也没跟她计较,而是懒懒的说:“我是看你主子受伤了,想给她包扎一下伤口,不然还没等走到城里,她就要流血过多昏过去啦!难不成给她包扎伤口,不撕她的衣服要撕我的?”

????女子气急,又看了看主子的伤,弯腰从自己衣摆上又撕了几根布条,也顾不得自己有伤,先给自家主子包扎起来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? 2014 御书屋(https://www.yswbb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