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:公堂

????“王爷!你!!!”

????王观昌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自己小腹捅穿过来的剑刃,血液顺着剑刃流淌出来,衣服被染得一片血红。

????“无妨,你们是炼气士,山上的神仙,这样一剑死不了的,配合上太医收拾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????百灵鸟落在王爷的肩膀上,叽叽喳喳的叫着。

????“陛下要将他入陈国国籍吗?”王爷轻轻抚弄百灵鸟的额头,读懂了百灵鸟带来的消息。

????“不是陛下,是老祖宗的意思?”

????这位位极人臣的王爷轻轻笑了笑,“老祖宗人都多少年不曾出现了,还没死呢?”

????犹豫了一会儿,他敲敲木桌的桌面,身后走出一位性感妖艳的成熟美人。

????女子娇声道:“王爷有何吩咐。”

????“去通知那位‘刚正不阿’的京官,给那小子留口气,死了本王拿他问责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女子的身体化为一条通红赤蛇,跃出窗外后沿着屋檐缝隙追向前方押解尺武楚的队伍。

????“亥正,把他身上洗洗,送给京官。”

????楼下扛着坐撵的十六位护卫中排在末尾的亥正走上楼梯,一手抓起王观昌的肩膀走出楼梯。

????独坐在窗台的王爷五指有节奏的敲击在桌面上,心中思索着那位陈氏老祖宗究竟有何意图。

????身为一位权倾朝野,一人之下的王爷,他可没太多功夫在这个准圣学生身上浪费时间,而是需要借助王观昌的身份,去与他身后的山上宗派搭上线。

????炼气士踩在凡人头顶上踩得太久了,也得是时候让他们来红尘中被凡人踩两脚看看那是什么滋味儿了。

????他起身从窗口走下,脚踩虚空,每走一步都会有一支飞剑落于他的鞋底,帮助他稳住身体,一直到坐撵上飞剑才收回落入他的袖子中。

????“去招贤纳士馆看看。”

????————

????“尺武楚,有人状告你昨夜杀死城外王家一家,满门上下三十余口无一幸免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。”

????端坐于公堂之上的京官吴正低头看向肩膀被枷锁锁死的尺武楚,而他身边就是昨夜那位打更人。

????打更人招认,说出昨晚自己在王家门前见到赵岗尺武楚还有一位随行女子的事情,他还记得清楚的时间。

????而他进入王家的时间与仵作勘验出来王家一家被灭的时间相差无几。

????“你昨夜可曾去过城外王家?”吴正厉声喝问。

????尺武楚皱了下眉头,王家自己的确去过,但是自己并没有杀人,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,而死人的时间与自己去的时间极为相近的话,那也就意味着自己刚走后不久,他们就被人杀了。

????有人刻意栽赃!

????自己在楼兰城从没有得罪过谁,或者是招惹过谁,怎么会有人要用这么恶毒的方法坑害自己,若是真有仇怨,直接上门寻仇便可,何必殃及无辜。

????“无话可说,那就是默认了!”吴正猛的拍下惊堂木,手指着尺武楚,怒斥道:“王家一家上下三十余口,上至六旬老人,下有四岁孩童,你这衣冠禽兽,怎么下得去手!”

????尺武楚抬头看向吴正,“不是我杀的人。”

????“有人亲眼所见,你还想抵赖!”

????“亲眼见到我杀人?”尺武楚嗤笑,“若是昨晚我走后还有人进入王家杀人离开,他有没有见到?若是我要杀人,有人见到我进入王家,我难道要留着他通风报信去报官?动动脑子,杀人满门这么大的事能不杀了所有看见的人灭口?”

????“放肆!”吴正厉喝。

????“对了,昨晚有人陪我一同前往王家,我们一起出来的,他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杀人。”尺武楚说。

????“是谁!”

????“昨夜鱼塘赵家老丈,他可以作证。”

????“传!”

????尺武楚轻蔑的看向坐在明镜高悬匾下方的吴正,这人恐怕脑子不好,昨晚自己要是杀人了,还不趁夜跑,留在城里等着被抓?

????迂腐,实在是太迂腐了这些人,果然是封建社会,没有后代的那种思维。

????不过这个算计栽赃自己的人可能脑子不好,自己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啊,即便是他们查不出东西,自己也会直接越狱逃跑的啊。

????他肩膀上扛着巨大的枷锁,这东西少说也得二十斤,纯实心的木头,再加上两条铁锁,接近五十斤的东西挂在脖子上的确挺难受的。

????本想直接挣脱,但是这么多人盯着,自己又的确没有做这事,与其落个畏罪潜逃的罪名,还不如看看这群人能查出个什么玩意来,要是能查清楚最好,查不清再跑路也不迟,自己一心想谈的话,这些人也拦不住自己。

????“阁下贵为圣儒学宫大君子的学生,难道就不曾考虑过做这些事情的后果?”吴正说道。

????尺武楚白眼道:“神经病,我又没杀人,你在这旁敲侧击能问出什么?我要是杀人了,昨晚不跑等着今天你们来抓我?”

????“哼,嘴硬。”吴正冷笑,“等人到了看你怎么解释。”

????“我又不是没人证,等人到了,一切自然真相大白。”尺武楚平静的说,当时自己离开,赵岗和他女儿都在现场,他们二人是被自己一路送到家的,自然清楚自己是清白的。

????公堂之上,一条赤红色的小蛇悄悄钻到椅子下方,蛇信吞吐间,已经沿着凳子的圆脚爬到了吴正的官袍中。

????冰凉的赤蛇进入衣服的瞬间吴正的后背顿时冒起了寒气,一张纸条被悄无声息的放入他的袖子中,随后赤蛇退去,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????吴正瞟了眼左右两侧,没人在看向自己这边时,他从袖子中抽出赤蛇送来的纸叶。

????上面用泥金书写的几个字,吴正顿时心底一惊,这是那位王爷的书信。

????“拖,勿杀。”

????“王爷这是什么意思,拖一会儿,不杀这个少年?”

????吴正皱了下眉头,王家在朝中的那位官员可是让自己无比找出凶手,斩首示众,毕竟那位大人死的是全家啊,并且都给自己送来了好多件中原皇室的御品物件。

????“区区一条人命,王爷应该不会生太大的气。”吴正想着,自己毕竟收了王朗的许多东西,而且王朗又与死者是直系亲属,若是放过了他,到时候这位王大人少不得给自己捅些软刀子,自己得罪不起。

????毕竟是杀人全家的仇恨,这个拖字,可真是为难自己了,若不是自己拦住了王朗让他注意避嫌,恐怕他已经提刀出来把这个少年乱刀砍死了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? 2014 御书屋(https://www.yswbb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